公司新闻

“报业混蛋”张弓惊:做新闻是为了赚钱

  • 文章来源: / 作者: / 发布时间:2019-02-13
  •   张弓惊,1971年出生。英语言文学学士。____新闻与流传学院在职钻研生。现居北京。

      曾管事于陕西华商报集团。任该集团所属的《华商报》(西安)、《新文化报》(长春)、《华商晨报》(沈阳)新闻中心主任、总编纂助理等职。

      2001年主持了广州日报报业集团《信息时报》(日报)的成  
    功改版,任副社长、常务副总编纂。

      2001年下半年到2002年任中华人民共和黎民政部中国社会工作协会《公益时报》总编纂。

      2002年5月至2003年9月,任中国中信集团(北京)中信文化体育财富有限公司(中信传媒集团)报业投资结构组组长。

      2003年至2004年任厦门元通传媒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,并任《生活新报》(昆明)执行社长。

      2004年到2005年参预创建清华紫光集团紫光传媒有限公司,任紫光传媒公司投资委员会副主任。

      2005年9月入股___太阳晨光传媒有限公司,任总经理兼《___晨报》执行社长。并与投资搭档一起参预北京等地多家传媒项宗旨投资。

      赚钱,是支撑我选择这份职业的重要起因

      六月的午后,空气有些炎热,似乎在酝酿一场雨。西安市的一所中学里刚刚完毕了一个全体老师会议,会议主题是插手工作满一年的新老师转正的问题。会议刚刚完毕,一个冲动的男青年(也就是当年的我)冲入了校长办公室,冲到校长面前大声质问:“为什么不给我转正?”

      校长是一位50多岁的女同志,她安静地看着我说:“你不是要调走吗?”

      我愣了一下,心想她是从哪传闻的?心里的仇恨并未平息,我继续说:“是不是我如今写调动申请,你就给我批?”

      “行,你写我就批。”

      盛怒的我垂垂走出校长室,一位教师追上来对我说:“校长已经给你办转正了,她只是吓唬你,想让你以后好好工作。你怎么还当真了?你别这样,我知道你刚到西安工作人生地不熟,你看你调到哪里去?”

      “不行,我就要调走!”

      我首先给《童话世界》编纂部打了一个电话。因为在大学时候就喜爱儿童文学,并写过几部连载童话(有一部还在处所的儿童节目里间断播放过),其时还任该杂志的总策划;该杂志的某位指导曾经仔细地跟我谈过调我过去的事情。那边的负责人说:“年轻人你怎么这么焦急啊?是不是略微等一下啊?我们这边好几个人安排不过来啊……”

      第二个电话,我打给了《华商报》。其时《华商报》的老总李涛听完只说了一句话:“行,你从速写申请吧,就来我们这里。”

      那是1995年的夏天,我24岁。在此之前,我是西安44中一名不太称职的英语教师,在此之后,我走上了职业报人的路线。

      假如再往前追溯,选择这个职业兴许是注定的。

      在我还是个中学生的时候我就喜爱写东西,其时主要是出格爱诗歌,也写散文之类。那时候文学热,我颁发一个小豆腐块赚几块钱,这对于来自农村生活拮据的我来说是十分有成绩感的事。

      赚钱,不停是支撑我选择这份职业的重要起因。有人说做新闻是为了抱负,这种东西固然有,但激励我有勇气不停做下去的,还是赚钱。连我爱人都说我,骨子里是很俗气的。

      没法子,小时候的经验就决定了我注定是要走市场化路线的。畴前我们家的生活十分艰辛,我记得小时候家里年年有人罹病住院,一家人永远过着节衣缩食的生活。

      到了大学,我除了本人的专业英语还在好好学之外,其余工夫简直都用在了赚钱上。那时写文章赚稿费,比当家教赚钱更容易。他人做家教一个月能赚几十块钱,我写文章一个月就能赚到一两百块钱。其时《当代青年》的固定栏目每期都用我的稿子;稿费比较高的《女友》杂志也曾经登过我的稿子。

      大学结业后,我和我爱人(也就是其时的女朋友)被分配到西安中学里当教师,但是必要交6000块钱的“进城费”。此时我上学时赚的钱都折腾完了,这6000块钱全是借的。我刚结业一个月工资才280元,我和爱人磋商,等还完这些钱再成婚。

      那一年,我一个人干了八份工作,此中就包含在西安市委宣传部机关杂志《西安宣传》做编纂,以及做《华商报》的特约记者。

      因为在西安市委宣传部兼职,他们给我发了一个工作证,我拿着这个工作证到哪里都可以去查询拜访。我就拿着这个工作证去采访各个处所,回来给《华商报》写深度报导,一写写好几个版。

      急着挣钱啊。我的兼职简直囊括了所有我能够找到的挣钱的职位。不到一年,6000块钱全副还完了,但我的老师工作却走到了尽头。我知道不能怪校长,我确实是个不称职的教师,这一年从没给学生好好修改正作业。兴许从另一个角度,她确实是想玉成我;客不雅观上也的确玉成了我。

      当我把调动申请拿到教育局的时候,教育局又让交三千块钱,我又打电话给《华商报》,李涛什么也没说,间接从他私人的钱包给我拿了钱。

      假如说我的传媒从业经验要感谢什么人,第一个就是李涛,因为是他,把我从学校“买”出去了。

      西安?北京?沈阳:亲历《华商报》的转型和腾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