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新闻

鱼的典故

  • 文章来源: / 作者: / 发布时间:2020-01-30
  • 关于鱼的典故,还有很多。譬如“缘木求鱼”,以及“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”等等,这些典故就不再列举了。

    在古人眼中,鱼是蛟龙、鲲鹏的近亲,也是离____最近的不祥物,它跃出水门就是龙。化而为鸟就是鹏。总之,它是有可能发明人间的神话的。它离神话的境界,每每只差一步。所以,鱼便因为古代帝王将相、文人侠客的事迹而被描画得入迷入化。

    在我们古代的传统认识中,鱼的身份是因其与布衣生活的间隔而决定的——鲤鱼跳龙门,便一举取得富贵的社会地位,这与古代的科举制度有关。中国的第一代哲学家们,也大多对鱼怀有非同寻常的感情。孟子____地室称:“鱼我所欲也。熊掌亦我所欲也……”美味佳肴,能够与鱼相提并论的只要熊掌了,只痛惜二者皆是不成兼得之物,所以孟子无奈成为一个完满主义者。孔子不爱夸夸其谈,却将本人的儿子命名为“鲤”——对后辈寄予愿望。至于庄子,其著作的首篇,即《逍遥游》首句为“北溟有鱼。其名为鲲”——这同样也是别人生抱负的雏形。还有谁(似乎就是庄子自己),喜看众鱼戏水,并称之为欢乐的最高境界。当旁不雅观者问:“子非鱼,怎知鱼之乐?”他便全然答复:“子非我,怎知我不知鱼之乐?”

    我的童年,尚处于一个十分贫寒时代。老苍生家家过年时仍要供上一条鱼,随意不敢动筷子,因其象征着“年年有余”。鱼在这里是对富有的等待。而今,价格最昂贵的宴席仍是海鲜。粤菜风靡全国,许多内陆都会的酒楼,也以水柜饲养着南方空运来的海鲜。供食客筛选。一桌海鲜宴席,虾兵蟹将纷纷登台,但鱼仍然是“主帅”。可见,食鱼之乐,古今皆然。

    鱼之乐,已不在鱼自身,正如____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。食无鱼者,成为最早的大方悲歌之士(早于荆轲),唱出最早的《归去来辞》(早干陶渊明)。“弹铗而歌”与“弹冠相庆”,绝对是两重意境,划分出对功名利禄的失落与领有、守望与享受、颓废与乐不雅观……更多的人则采纳积极的态度。

    原本是想从饮食的角度议论鱼的,成果话题游移得太远。让读者再回到鱼自身,或者,再回到本文开头的第一句,“鱼在古代必定是美味中的美味。”这在当代依然如此。尽管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。但一席盛宴,假如没上一条鱼,那是不成想象的,至少衬托不出应有的氛围。

    鱼,在古代必定是美味中的美味。春秋战国时,恍如是信陵君的一个门客,因得不到重用,便终日没精打彩地跟本人的宝剑窃窃私语(史称弹铗而歌):“长铗归去兮,食无鱼,出无车。”无鱼可食,如同也成了怀才不遇的一个标识表记标帜。

    “临渊羡鱼,莫如退而结网”——这种儒家色调的朝上进步态度(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),以至不停贯通到本日的常识分子身上。对鱼的态度,戏剧性地走漏出人生的态度。